您现在的位置:张家港市崇实初级中学 >> 学生园地>> 获奖信息>> 正文内容

【崇实喜讯】祝贺我校学生在省级比赛中获奖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14日 点击数: 字体:

在江苏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、江苏省教育厅举办的2019年中华经典诵写讲系列活动诗文创作大赛中,我校初二(1)班陆思雅同学的作品《那年元夕》获特等奖,初二(1)班孙琪同学的作品《梦想的颜色》获三等奖,特此祝贺!

陆思雅

陆思雅自我介绍:

我喜欢阅读,阅读,是读小世界中的江湖,大时代的变迁,感受何为善美,何为恶丑,改变无病呻吟的俗套,多些自己的思考,形成属于自己的文风。我爱好文学,历史方面的东西,会或多或少带入作文。我在看来,把喜爱与感受写成文字,表达出来,是愉悦的。

最欣赏的话是让生如夏花之绚烂。生如夏花,灿烂,奔放,向着希望而生。我希望能用笔墨将温暖和希望传递给每一个人。最崇拜的人是汪曾祺。他写下的文字干净、淡如炊烟,往往让人心上一暖,会心一笑,忘却生活中的烦恼。

翻起昔日的笔墨,放下过幻想,放下过执着,怨过,怕过。不过还好,依旧是拾起了最初怀揣着梦的心,白纸黑字,编织起梦,挥洒着遐想……

孙琪

孙琪自我介绍:

我是初二(1)班的语文课代表,酷爱阅读和写作,积极地参加征文投稿。我喜欢读不同种类的书,无论是游记,散文,还是诗集,我都来者不拒,有时能捧上一本书读一个下午。课余,我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,喜欢弹吉他和看电影,有时心血来潮也会写写影评。希望自己能够继续努力,取得更好的成绩。

获奖名单

佳作欣赏:

那年元夕

张家港市崇实初级中学 初二(1)班 陆思雅 指导教师王纯

结茧,安眠,清醒,这是一场华丽的生命盛宴。

结茧

那日是宋朝绍兴三十二年的元宵夜。

街道上张灯结彩,随处有卖灯笼、烟火的小贩在吆喝着。孩子们都被吸引了过去,花样翻新的花炮,直把他们看得瞪眼咋舌,挣着要买。一蜂窝的拥上去,很快又散开,只留下小贩乐呵呵地低头掂量着到手的钱币。

“给我一盏灯笼。”温润的声音传来,一只布满伤疤的手伸出。小贩下意识的抬头,一张熟悉的脸就映在了眼前,他立马换上了副神情。

“是您呐,元宵快乐,元宵快乐。这钱我可不能收,您肯在我这买灯笼就是我的福气了。”小贩双手拿过灯笼,恭恭敬敬的递给他。

“嗯。”那男子低声回应着,却还是把钱币放在了摊子上。

“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,有了他,咱们能过上好日子喽。”小贩仍在嘀咕着。

那年,那位小将25岁。他摸着火红的灯笼,心中也觉得有股暖流,充满了力量。他暗下决心,要收复失地,要让宋朝再无后顾之忧,要每年的元宵夜,都能见到满街的红灯笼。

安眠

宋孝宗乾道五年元宵夜。

青桥上,小情侣们来来往往,牵着手甜蜜的诉说着。那些年老的夫妻也没有了往日的相敬如宾,谈笑间脸上的褶皱越发明显。

灯笼,烟火的映衬下,夜空也沾上了些红。河畔两边,东风吹散了那棵棵树上的繁花。千万朵粉嫩的花瓣儿轻轻飘下,如纷纷烟火,如雨乱坠。

“多美,多凄啊。”那声叹息是从一位通判口中发出的。他独自在桥上行走,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,看着桃花纷纷落下,竟不感到任何唯美,唯有无尽的伤愁。

五年前,他还是个胸怀大志的少年将军;如今,成为了与自己最初理想不符的转运使。

他看到了宝马拉着雕刻精细的马车缓缓经过,也闻到了满路的芳香。“这马到了战场上定能有大用。可惜啊……‘其真无马耶?其真不知马也。’”长叹一声,不知是为马,还是为人。

继续前行,他来到了楼阁之下,听见了悠扬的凤箫声。此时,玉壶般的明月渐渐西斜,鱼龙灯飞舞起来,街道上都是嬉戏打闹声。

人山人海中,他看到一位红衣女子。那女子戴着亮丽的头饰,笑语盈盈地跟随着人群走着,四周似乎弥漫着仙气。分明红色如火,那女子却穿出了孤傲,慵懒,清冷。那是怎样的奇女子啊!他眼前一亮,再也移不开眼,迫不及待的去追寻。

那女子似乎发现了什么,微微回头。

岸边的桃花正旺。

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
他慢慢的跟着,可越跟越发现两人的距离越远。就好像儿时喜爱的碗掉到河里,像一片漂浮的荷叶,渐行渐远。

他不甘心失去,他在茫茫人群中穿梭着,寻找着。纵然是千百次无结果,却没有放弃的念头。

岁月流逝,壮志难酬,压抑痛苦,可他还在追寻心中的美好,他仍渴望着战场,渴望着杀敌,渴望着南宋统一。

清醒

那日是南宋淳熙元年的元宵夜。

他仍是通判。

他已经35岁了。

他孤身一人慢慢行走,忽略了四周的喧嚣,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。“一生就是这样的了吧,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。”他心中这样想着,却还是不能释怀。不经意间转头,竟在灯火零落之处发现了多年前追寻过、却没有得到的那个美好女子。

美人一顾,惊艳了时光,温柔了岁月。

他笑了,他吟到:“众人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”

一个人寂寞站在灯火阑珊处又有何妨?不屈身降志,不同流合污,还是铁骨铮铮的一个人!

那是人生的一种境界,是超越时间、空间,超越一切的理解,只有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才能有此感悟。那种胸怀,不会因岁月,际遇,环境的不同而失色。

想我中华少年 ,守龙城,卫理想,不畏艰险,不惧权贵。

文章的最后,以一首诗结尾:

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
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梦想的颜色

张家港市崇实初级中学 初二(1)班 孙琪 指导教师王纯

夜幕低垂,又是一个不眠夜。

我独自一人坐在书桌前,身后是黑暗的深渊,书灯的光亮仿佛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,就这么空洞的看着雪白的墙壁,浑浑噩噩之间,又回想起了那一天……

那一天,我去参加了一个大型的比赛。当时我学吉他已经两年了,刚考完级,吉他老师帮我报了名,让我去试试。

我很重视这次的比赛,花了许多精力去选曲,排练。经常会抱着一把吉他弹一下午,时间从指尖溜走,在我的手指上留下了厚厚的茧子,可我却并不觉得老茧会影响手的美观,我觉得这就是勇敢追梦最好的证明。

终于还是迎来的那一天,我背着我心爱的吉他,勇敢走上了舞台。其实以前上台的次数也很多了,所以除了紧张之外,我并无其他的感情,只希望正常发挥。

可是我还是搞砸了。

手指轻轻在六根弦上掠过——完了,音没有调准,场下的一些人已经看出了端倪,开始窃窃私语起来,我慌忙调试,虽说我练了两年的琴,可我还没有达到调音的水品,我大口大口地呼吸,手心上出了一层薄薄细汗,一个大力——一弦,断了。

我就站在那,茫然地看着手中的弦,弦断了,那么……梦想呢?

我也忘记自己是怎么样的心情了,只知道大家讽刺的,不屑的目光让我无地自容。

后来,一场大雪,覆盖了整座小镇。

我尝试这把这件事遗忘在风里,可是越想忘记,它的存在就越是明显。反而,随大雪而去的,是我的手。

我的手仿佛死了一斑,再也弹不出曲子了。

夕阳将天空染成猩红的血色,与这银装素裹的大地相映衬,竟有几丝美感,然后,我就听到了她的声音:“你看看你,都堕落成什么样了,你这副颓废的样子让那些攻击你的人看到了,不更让他们高兴吗。振作起来,你说过你要坚持你的梦想的!”我与她相识不过短短两年,可是她却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我。耳边的声音在雪地中回荡,晶莹的泪珠仿佛要夺眶而出——她总能触碰到我心里最脆弱的地方。我飞奔上前,与她紧紧相拥,两颗稚嫩却充满热血的心紧紧靠在一起……

是啊,我要坚持!

后来,我调整好心态,重新开始抚琴,参加了不少比赛,也拿过大大小小的奖。可当我重新摘得当年那场比赛的桂冠,当镁光灯打在我身上时,我仿佛看见了梦想的颜色:

那是以孤独迷茫的沉积为底色,以友谊做装点后,盛开的颜色。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